第八章:隻是朋友?

-

歷寒冷冽的眸子在聽到江暮辭說他們是朋友的時候,變得玩味起來,手指輕輕摩挲著手心裏的戒指。

既然是朋友,那戒指現在還不能給。

“朋友?”

江暮辭暗叫不好!

這種有錢人家的少爺現在娶了媳婦,身體某些部位還有殘疾,肯定自尊心特別要強,聽見自己說和自己是朋友,肯定會多心!

不行,不能讓歷寒有這樣的想法!

要不然以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了!

誰知道歷寒這個人會不會記仇,到時候懲罰自己,萬一丟了工作,那就不劃算了。

“啊?什麼朋友?我們是夫妻啊。老公~”

yue——

最後一個老公叫的她自己都想吐。

江暮辭又趁機觀察了一下歷寒的臉色,果然變好了!

多雲轉晴。

“嘖嘖,要是被歷氏員工知道原來赫赫有名的歷氏總裁私下裏竟然是個傲嬌達人,不知道會怎麼想。”

“你說什麼?”

江暮辭頓了頓:“冇什麼,接著喫飯吧,喫完還要上班呢。

既然這盤青椒肉絲不辣的話,我就餵你多喫點吧!

多喫蔬菜身體好!”

歷寒表情陰沉:“不喫蔬菜身體也好。”

江暮辭冇意識到男人的話裏還有別的意思,自顧自地接話:“你還身體好,你都這樣了還身體好……”

歷寒:“嗯?”

江暮辭:“對不起,我冇有別的意思,我就是……”

歷寒脣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擦了擦嘴角,用手扶住輪椅,轉過了身子,離開了餐桌。

隻留下了一個落寞的背影和三個字:

“我知道。”

歷寒走了以後,江暮辭陷入了無邊無際的懊悔之中。

江暮辭啊江暮辭你冇事多嘴乾什麼!

現在好了,歷寒走了,都還冇跟他說,自己想回公司上班的事情呢!

又搞砸了!

江暮辭大口咬著麪包,像是把歷寒當成了手裏的麪包,用來泄恨。

狗歷寒,爲什麼不等我說完就走!

就不能等我說我要去上班在離開餐桌嗎?

就你寶貴,就你是總裁,其他人的時間都不重要是嗎?

江暮辭心裏吐槽著資本主義的無情和剝削,但是內心深處也是希望她自己也成爲一個大老闆的!

有花不完的錢誰不愛呀是不是!

江暮辭決定在網上找找打工,以免以後歷寒不讓她上班,自己也要有一個應對之策。

一上午過去了,結果非常地不儘人意。

大公司要不就是要求有兩年以上工作經驗的人,要麼就是不招收在家裏辦公的職位。

江暮辭一個頭兩個大了。

搞什麼呢!

應屆生哪裏來的兩年以上工作經驗?

學校給?

刷著招聘的頁麵,突然蹦出來一個訊息。

歷氏集團:你好,江女士,您的條件很優秀,能否發來一份簡歷?

江暮辭內心不解:歷氏集團hr是不是太好當了,她不是還在歷氏集團嗎?

爲什麼又給自己發來了一個工作邀請。

但是江暮辭本著機會來了就試一試的原則,把簡歷發過去了,順便回覆了一句:貴公司好,我的要求是在家辦公,可以接受嗎?

歷氏集團:可以的,江女士,您的簡歷十分優秀,我們願意與您簽訂合同,請問您什麼時候有時間?

就這樣,江暮辭辭掉了原來的工作。

歷氏集團。

歷氏看著自己的電腦,有些想笑。

有了新歡就把舊人拋棄了,這女人可真是心狠。

不過,反正不管怎麼樣,江暮辭都是他歷寒公司裏的員工。

所以,嚴格地說,她還是冇有逃離出自己的手掌心。

*

市中心一家新開的餐廳此時人已經滿了,不過幸好江暮辭提前從手機上預定了一間包廂。

“學姐,你真的結婚了?”

江暮辭大方地伸出左手,把無名指上的戒指展示給眾人。

“暮辭,我一直以爲我們幾個你會是最晚結婚的,畢竟出國前你還冇有男朋友,一直是母胎單身,冇想到,你竟然閃婚!”何俊宇開玩笑說道。

江暮辭看著一桌人,感嘆地說:“是啊,我也以爲我會很晚才結婚,冇想到我竟然剛大學畢業就結婚了!

何俊宇,別說我了,你跟你女朋友又吵架了?怎麼冇帶她過來?”

一羣人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住了,開始嘲笑何俊宇。

幾個跟江暮辭,何俊宇玩的比較好的大三生也來了,說:“害,師姐,你還不瞭解師哥啊,他要是不跟女朋友吵架會瘋的,哈哈哈哈哈。”

何俊宇眉頭一皺:“這回和之前不一樣了,我和她,是真的完了。”

江暮辭看著何俊宇心情一下子低落起來,連忙岔開話題:“你們就跟著導師好好學習吧,我算是逃離苦海了,祝你們早日解脫!”

“乾杯!”

幾個人在餐廳裏聚餐結束。

江暮辭出了餐廳門口,叫了一輛的士。

隻是晚高峯,根本不好打車,根本就冇有接單的人。

突然,一輛勞斯萊斯銀魅停在了自己麵前,江暮辭以爲是她佔了別人的停車位子,就轉了個身,向前走了幾步,冇想到那輛車竟然也跟著自己開了一段距離。

江暮辭又看了一眼這個豪車,突然發現這輛車有點眼熟。

歷寒在車裏把江暮辭臉上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

這個女人的臉上全是困惑和不解!

這個女人竟然不記得這輛車是他的!

這可是全球限量版,整個地球就隻有三輛。

中國唯一的一輛就在他手裏,江暮辭這個女人竟然不知道!

好,很好!

歷寒在車裏讓司機把車窗搖了下來,江暮辭看到了歷寒那張霸氣側漏的臉,瞬間就想起來了。

眼前的這輛豪車就是前幾天追著自己跑的那輛!

哼!

她可是個有仇必報的人!

絕對不會坐這輛車回家的!

歷寒在車裏等了一分鐘都冇有能等到江暮辭開口。

“上來!”

江暮辭瞪大眼睛,冇看歷寒,抬起頭,說:“我是不會像惡勢力屈服的!你別誘惑我!”

什麼惡勢力?

這個女人說自己是惡勢力?

好,很好。

江暮辭說完看了歷寒一眼,結果看到了冷若冰山的歷寒。

此時,江暮辭感覺身邊的溫度已經接近零攝氏度,快要把她凍住了。

“好,那你就別屈服。”歷寒看都冇看她一眼,又看了眼司機的後腦勺,“劉叔,開車吧,回家。”

江暮辭:……

劇情是這樣發展的嘛?

歷寒爲什麼冇有再勸她一句?-

替嫁後我成功撿漏霸總老公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