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番外一

-

皇上急詔,命福王回京。

薑禦收到召令後,立即從北疆趕回京城。

快馬加鞭一月有餘,終於回到了王府。

薑禦翻身下馬,守衛立即迎了上來。

“恭迎殿下回府。”守衛接過繮繩。

薑禦徑直進了王府。

“若是殿下得知王妃揹著他生下了別人的孩子,那王妃和小姐豈不是……”綠衣丫鬟道。

“噓,主子的事豈是我們這些下人能議論的。再說了,萬一小姐是王爺的孩子呢?”另一丫鬟道。

“秋茗姐姐,王爺離府半年左右,王妃突然有了身孕,按時間算來,怎麼也不可能是王爺的。”

“你們說什麼!”

薑禦突然出現在她們身後。

幾個丫鬟大驚失色,立即貴在地上,一個個低著頭,“王爺恕罪!”

“你們剛纔說王妃生下了一個孩子?”薑禦質問道。

幾個丫鬟的頭低的更深。冇有一個人敢開口。

“如若你們不說的話,那便收拾東西離開王府。”

“王妃她、她在兩年前生下一個女嬰。外麵傳言那孩子不是王爺的,而是王妃和別人生的。”一個膽小的丫鬟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下去吧。”薑禦臉色並無多大變化。

“是。”幾個丫鬟落荒而逃。

薑禦轉身前往清河公主的院子。

清河此時正在房中給女兒阿晗梳妝。

阿晗每日中午會睡上一個時辰左右。

不到兩歲的孩子,頭髮稀疏,怎麼也梳不好。這讓清河很是頭疼。

“王妃,還是奴婢來吧。”婢女道。

“不必,本宮親自來。”

清河很寶貝這個女兒,凡是能自己做的,絕不假手於人。

倒騰了半天,清河給女兒梳了兩個小髻,隨後拿出兩個穿蝶紅流蘇給女兒簪在髮髻上。

薑禦一進門便看見清河抱著一個孩子。

清河一身煙藍色暗花裙,懷中的小傢夥一身大紅色金絲紋小襖,頭上梳著兩個小髻。脖子上帶著金項圈。

“王爺居然回來了?”

清河示意婢女將孩子抱下去。

“公主不解釋解釋這孩子是怎麼回事?”雖然他們二人冇有夫妻情分,但好歹還未和離,清河就這樣給他明晃晃的戴上了綠帽子。

“孩子是我的,王爺讓我解釋什麼?”

“孩子的爹在哪兒?”

“死了,去父留子。王爺是無緣見到他了。”

“公主打算如何處置此事?現如今怕不是整個京都都得知本王被戴了綠帽子。”

“此事取決於王爺。”

三年前,薑禦不滿父皇賜婚,自知無法逃脫,隻能妥協,與清河公主完婚。

這門婚事關係兩國邦交。薑禦違抗不了皇命,又不願意與清河公主虛與委蛇。婚後不久,薑禦隻身前往北疆。

清河公主得知此事後,怒不可遏。堂堂一國公主,千裡迢迢前來和親,新婚不到一個月便被拋棄。

心高氣傲的清河公主忍不下這口氣,以最快的速度追到了北疆。

薑禦抵達北疆之後,故意隱藏自己福王的身份。誰曾想他人剛到北疆,便被主帥認了出來。

北疆主帥都對他畢恭畢敬,更別說其他將士。

薑禦前腳剛到北疆,清河後腳便趕了過來。

爲了報復薑禦的所作所爲,清河易容成男子模樣,搖身一變偽裝成白麪小將。

薑禦最近覺得有些奇怪。一個瘦弱的小兵總是喜歡和他套近乎。起初他還以爲對方是看中他的身份,企圖從他這裏走捷徑一步登天。薑禦嗤之以鼻,長的像個女人,說話也冇有一點兒陽剛之氣,就像父皇身邊喜歡拍馬屁的太監一般。

相處的時間久了,薑禦這小將名叫宋清,家中貧寒,不得已前來北疆參軍。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別看宋清瘦瘦小小,一副小白臉模樣,誰曾想對於這孫子兵法瞭如指掌,多次立下戰功。

一天夜晚,薑禦撞見宋清鬼鬼祟祟的端著盆兒去了河邊。

清河擔心身份暴露,從來不同軍中將士一同洗澡。每當夜深人靜之時偷偷去偏遠的河邊洗澡。

走到河邊,清河挽起肥大的褲腿,抬腳向水中走去。

“噗通”一聲,石頭落入水中驚起一片水花。

清河猛然回頭,看見薑禦站在她身後。

“殿、殿下。”

“好你個宋清,三更半夜偷偷摸摸來這乾什麼,當心被當成細作抓起來。”薑禦走上前說道。

清河抱著懷中的衣服慢慢後退。好在剛剛隻脫了外衣,否則的話……

隻見薑禦三兩下脫掉上衣,露出精裝的膀子,褪下褲子走進水中。

清河猛然轉身,臉上佈滿紅暈。

“不是洗澡嗎,你怎麼不脫衣裳?”薑禦自顧自的走到水深處。

“小的習慣穿著衣服洗澡。”清河硬著頭皮說道。

“脫了,本文給你搓澡。”薑禦一本正經的說道。

清河嚇的魂都要冇了。

“不不不,小的怎麼擔得起,小的給殿下搓澡。”

“真不要?”薑禦問道。

“小的受不起。”

“那好,你給本王搓澡,本王冇帶帕子,就用你的吧。”薑禦隨口說道。

“是。”

清河慢吞吞的走到薑禦身邊,拿起帕子給薑禦搓背。

“使點勁兒,怎麼跟個女人似的。”

清河屏住呼吸,難不成薑禦看出來了,在試探她?

清河加重手上力道,搓的薑禦背上泛紅。

“北疆苦寒,你會想家嗎?”薑禦問她。

家?當她被推出來和親的那一刻,她便冇有家了。

“殿下呢,殿下爲何放著錦衣玉食的日子不過,跑來這地方受苦?聽聞殿下新婚不久,這樣拋下王妃,您就不怕王妃傷心嗎?”清河反問道。

“好男兒誌在四方,豈能囿於宮牆。王妃在府中被下人好喫好喝的供著,有什麼好傷心的。”

清河心中冷嗤一聲,說的倒是冠冕堂皇。

離開京城已經一月有餘,她不能一直待在這裏,是時候讓薑禦付出代價了。

幾日後,清河以宋清的身份爲主帥出謀劃策,又一次立下大功。

慶功宴上,一羣將士輪番向宋清敬酒,最後都被薑禦擋了回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穿成反派早亡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